旅游
TRAVEL

苏州话,世界上最软糯的声音
时间:2017-1-11 9:22:00   来源:情调苏州  字体[ ]
>>>>欢迎进入论坛互动

 

  我是苏州女孩,自然爱苏州。每每听到有北方人赞许吴侬软语,脸上总会漾起笑意。常想,如画姑苏,或许只有这醉人的吴音,才能与之相配。

  苏州话俗称“苏州闲话”,其最大的特点就是“软”,发音有腔有调,软糯圆润,声情并茂,富有韵味,尤其女子说来更为动听。记得小时候,常有郊区村妇“栀子花哎——白兰花!——阿要买朵白兰花!”、“桂—花—赤—豆—粥”之类的叫卖声穿过长而窄的弄堂,只听了这甜糯婉转的声音,已让人醉到了心里。

  

  苏州人说话至今带着儒雅的书卷气,就像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白话文,偶尔夹带点文言文,透着古老的遗韵。江南人要称赞某物,总会说上:哉!蛮哉的或蛮灵的。一个“哉”字便能拖出无限的韵味。想起古人说“不亦快哉”,或一句“ 幸甚至哉, 歌以咏之”,一个“哉”字道尽了多少难以名状的赞叹、兴奋与感慨!

  苏州人看见下雨下雪,叫“落雨”、“落雪”。你看,“下”字比较直白,而细看一个“落”字便生动诗意了许多,或缓或急,或疏或密,也就无意间织就了烟雨意境。仓颉的灵感不灭,美丽的中文不老,苏州人依旧沿用着这不老的音韵,让杏花、春雨、江南,多了分生动鲜活的乐感。

  

  至于“落雪”更是耐人寻味,轻而无声地飘落,别有一番景致——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柴门村犬吠,风雪夜归人。江南的日暮雪夜,全让诗人歌进了“落雪”的画面里。苏州人称闪电打雷叫“忽显”和“震头”,形象而又生动,忽然显现,雷震当头,可见大自然的厉害!

  

  吴万一 摄

  苏州人称未婚的年轻女子为“大小姐”,乡下一带还有称呼“细娘”的。称孩子叫“囡囡”,称姑姑叫“娘娘”,称你为“侬”或“伲”,这些平时听贯不足为奇,但变成文字落到纸上,似乎便成了戏文里的称呼了,很是有趣。

  

  江南民风古朴,日常用语也是非常谦恭。小时候住的弄堂里,街坊邻里年纪长些都以先生、师母称呼,像外公外婆,邻居都称胡先生、胡师母,隔壁是石先生、石师母等等,听上去亲切而又尊敬,温良而又敦厚。苏州农村至今称学校还有称学堂的,老师还是称先生。平日里,常能听见大人对孩子“今朝学堂里先生有没有……”的询问,颇觉有复古的味道。

  

  醉里吴音相媚好,白发谁家翁媪?阳光底下微醺微暖的酒意,庭前流水小桥闲舟自横,远远有采莲词隐约而至。……谁不忆江南?置身其间,谁不醉苏州?

 

     (责编:来希妤)

分享到:

特约商户-苏州君悦旅行社

特约商户-苏州青旅旅游网

特约商户-苏州国旅名城

特约商户-文旅-春秋假日

特约商户-苏州青旅星海部

《名城苏州》版权所有 合作热线:18606208630 编辑电话:0512-69150619 电子邮箱:75317915@qq.com

强烈建议使用 IE6.0 以上浏览器 1024*768 分辨率 苏ICP备06001606

《名城苏州》网站法律顾问:江苏智择律师事务所 蒋少华 律师

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热线:12321  电信用户申诉热线:12300  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热线:123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