钱宇晨:网师园曾是儿时游乐地

钱宇晨曾任苏州市园林和绿化管理局遗产监管处副处长,与她的采访,是在黄昏时分,余晖给网师园更添一份静谧安详。初入网师园,便觉幽然隐逸,花树掩映下难窥其全貌,精致曲折却不显拥挤。我们到达“竹外一枝轩”时,钱宇晨正站在轩外的廊下凭栏静眺,在廊下的座椅上,与我们分享她与网师园的深厚渊源。

儿时的游乐地,见证同窗友谊

钱宇晨与网师园从小结缘,母校苏州市第十中学与网师园不过几步之遥,她从小便与同学在这里游玩嬉戏。

“可以这么说,我和我的同学都是从小在这里长大的,”钱宇晨说:“我那时候的同学,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,在哪个城市,只要他们回来,都会来这里聚一聚。”

网师园的亭台楼阁,花草树木不仅仅是他们幼时嬉笑打闹的记忆,也是他们几十年来同窗之谊的见证者。

爱好摄影,尤爱网师园

钱宇晨爱好摄影,她记录了苏州各个园林的美好景致,却尤爱网师园。 “一百多年前,上世纪初,瑞典有位学者名叫喜仁龙,在网师园曾拍过几组照片,我很是喜欢。” 钱宇晨表示,今年,在同样的地方,用同样的角度,她也拍下了几组照片,感慨这百年来的变化。

钱宇晨还细细讲解了她的拍摄角度,在半山亭旁边拍摄月到风来亭,在濯缨水阁东南方向拍摄射鸭廊,在小山丛桂轩的旁边拍摄引静桥等,感慨道:“一百多年过去,园子从格局上来讲并没有太大的变化,只是在精致化管理下,如今的网师园更显精致了。”

钱处长拍摄的木香花

苏州人的后花园,生活中不可或缺

说起网师园,钱宇晨如数家珍:“网师园是目前所有园林中宅院合一最完整,最精致,最典型的一处私家园林。”网师园分为几个区域,住宅区为第一空间;住宅与花园的过渡空间五峰书屋为第二空间,是古代文人看书读画的地方;采访所处的竹外一枝轩是第三空间,置身其中,仿佛能看到昔日旧影。有朋自远方来,主人宴客于轩中,酒酣,移步琴室,品香茗,听琴音,不亦乐乎!

钱宇晨表示,于苏州人而言,网师园作为第一个走向世界的中国古典园林,不仅是苏州人的骄傲,更是他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,它从古代的私家花园,成为了苏州人的共同的后花园。

作为世界文化遗产,网师园在维修上全部使用原材料,原工艺,力求保持它的原真性,在旅游高峰期,采取引导性管理,防止网师园形成超饱和开放。

采访结束后,钱宇晨拿着相机在园子流连,她说:“我最爱网师园的幽静,比别处人少,倒更显出古人归隐的那份意趣了。”